Waterman之必然而非偶然

這篇並沒有什麼高深的維修技巧,想傳達的僅是維修心境的微妙變化。

好久沒有碰Waterman筆款了,因為Waterman老筆身價都不錯,畢竟也曾是四大名筆廠之一。但,名次總不可能永遠不變,這支筆依材質和設計來看,大概是鋼筆落没時期的學生筆款(Waterman Skywriter c1950-1953)。

▲不鏽鋼尖,拉桿上墨,筆桿材質一般;應是學生筆定位

用在筆桿上的塑膠已是射出式的工法,早期的塑膠配方蠻可怕的;不知是原本彈性就不好,還是因為年久讓塑膠失去韌性,很容易莫明奇妙的就裂開、或斷掉(和西華lady筆款同年代,特性亦相似,還遇過”軟化”的哩)。對策就是不需要就不要動任何的件元;不得以時,看好再出手;泡熱水,小火加熱,一切手續萬萬不能少,以免留下遺憾。一切準備妥當後,以橡皮墊包好筆桿,雙手握穩一個使勁,啪~清脆的一響,筆管口裂了。真是清脆呀,有如山谷早晨老鷹振翅高飛衝入天際後,在藍天驕傲的鳴叫。清脆到在我耳際足足迴盪了十分鐘多;音質乾淨清脆,節奏帥性,短促而不著急。若是在戲棚戲的場合,就是會讓人拍案叫絶的精采。(這裡我並沒有什麼反諷或隱喻的意思,純粹是讚嘆這樣的音色難尋;同時也驚訝正在修筆的我,怎會有心情欣賞筆裂開的音色??)

▲邪惡的突起:握位內管加了四條突起,防轉動,感覺是被設了陷井似的,
硬化的膠桿加上這幾凸,一轉必裂

欣賞過鋼筆的”鳴”叫後,還是要解決現實世界中手上的問題。裂了呀~好吧,那是粘起來嗎?經驗上,用三秒膠粘,只要再套上去內管一撐,老鷹就又要沖上天際嘲笑你了。量了一下握位管壁厚度,似乎還有足夠的厚度可以利用,那就加強化內套管吧。

▲選用鋁合金,製一個0.4mm的內套管,可達到強化管口,又不至於損失握位太多管壁厚度

▲握位尾部也要削去一些厚度

▲這些手腳當然在組合後,是看不出曾忙了這麼一大圈

結語

以前,在遇到這種”奧”筆,總在筆桿裂開那剎那,怒氣直沖腦門。一種被陷害、懊腦、早知到就不修…等的心情,淹沒了我正在享受修鋼筆這個樂趣。當然,已經許久沒有遇到這麼容易就給裂管的機會;然而,這回筆桿口意外裂開當下,我心裡確一點漣漪也沒有被激起?!平靜的查看了"邪惡的突起"後,判定這是必然裂的結果;分析了一下管壁的狀態,豪不遲疑的做出決定。不到一小時就解決了這個以前會讓我氣到一週都不想修筆的情狀。

是說人老了,變皮了?是經驗多了?技倆多了?有了一點本事了?就沒有那麼多可以擾動心情的事了?人生不也如此,天塌了,何不在慘叫前,先試著伸出手撐撐看,搞不好天也只有鴻毛那麼輕,跟本壓不死人?

我是很慶幸這支筆遇到現在的我,而不是別人或是以前的我。以前的我,我不會處理的這麼好,或者跟本就直接放棄變成零件筆,大不了退回給筆友不收費。反正我從來也不會跟送修的人保證我會修好每一支筆,或不會弄壞任何一支筆。

人生值得向自己的極限不停推進。爬的愈高,就會發現1mm是好遠的距離;跑的愈快時,1秒鐘也變的好長。這種感覺,讓人富有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維修技法 and tagged ,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4 Responses to Waterman之必然而非偶然

  1. 艾杨 says:

    这一篇的总结真棒,看了您小站的几乎所有内容,受益匪浅。

  2. Stanley says:

    請問是否有拆解過Waterman雋雅和權威系列的筆尖?關於這家筆的拆解資訊好少。

  3. tohmas says:

    小佩:
    好久不見(你的文章啦).
    好久不見的你,已經臻入化境,不論是修筆還是修養.
    雖然從未麻煩過妳,但總覺得有妳在買筆,用筆格外安心.
    Tohmas 敬上

    • 小佩 says:

      Tohmas兄,您安心用筆吧,我會繼續在雲端當鋼筆之避邪物的。
      年歲長了,數一數就會發現,經過粹練後的興趣,無一不是十年以上的執著。
      下個十年,大概也擺脫不掉了。

      朋友問:鋼筆,不就那個十幾公分長的管子,你怎可以玩那麼久?
      我:答不上來,但由這小管子,我看到自己的成長。能有什麼比這好玩的?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